第二百六十七章 復仇開始!


本站公告

    君莫邪輕輕地嘆了口氣,將夜孤寒和慕容秀秀的尸體一起拖起,輕輕放到一邊。他的動作是那樣的小心、謹慎,競似是唯恐打攪了這兩人的黃泉團聚。

    待到安置好兩人的遺體,回過頭來查看靈夢公主的傷勢,竟又自吃了一驚,這才發現靈夢公主,傷勢竟也是這樣的沉重!喪失至親、沉疴痛楚的雙重打擊令到嬌弱的女孩暈厥過去,兩條腿的膝蓋竟已全部直接碎掉,可見她那之前不要命的一接一跪,用出了多大的力量!

    再加上被之后而來的那股巨大沖擊力強自沖擊,至令原本已經重創的雙膝再受重創,膝蓋處皮開肉綻,白骨暴出,甚至那筋脈也鼓了出來,泛著血紅和紫青的可怖色澤;頭上另有一處大大的血窟窿,先流出來的鮮血此刻已經凝結,與地面冰凍在一處,但那傷口中央,還在不斷地冒出血沫……

    這等傷勢,外傷之沉重竟一至于斯,若以世間尋常角度而言,亦以屬不治之疾,就算能治好,也是殘疾定了!幸好君莫邪在這里「幸好君莫邪近來功力大進,否則真真務束手無策,難應前愿!

    君莫邪不敢怠慢,左手一探,抓起靈夢公主的小手,一股極盡精純的靈力涌進他的體內,緩慢的恢復她的體能,這一刻,固本培元才是關鍵,大量失血的靈夢一旦元氣不繼,便有性命之虞,那時再想治療,就要大費周章了,右手也閑者,虛空一掃,靈夢公主被血液粘在地上的長發全斷,然后便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君無意這時也已經來到了現場,其實三爺已經來一會了,他眼睜睜地看著夜孤寒這位幼年的玩伴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殉情而死,卻沒有勸阻一句。

    二十守-前,君無意是曾親眼見證了夜孤寒與慕容秀秀同墮愛河的有限幾人之見證了二人的山盟海誓和深情,更見證了兩人的分別,兩人的無奈,兩人的痛苦,最后,就是之前還親眼見證了兩人為了這份愛情滅,在了一起,死后終相聚……

    面對好友的尋死,君無意早有預料,但他沒有出聲開解,因為他知道,所謂的勸解全無意義,如今慕容秀秀已死,夜孤寒失去了活下去的依賴,如何還能活得下去?!或者也可以說,夜孤寒的心,其實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經死了!但,慕容秀秀還活在世上,夜孤寒不愿意讓慕容秀秀孤單,所以他堅持活下來,陪著她。如今,慕容秀秀既死,夜孤寒也終于真正的毫無牽掛!死亡,正是他的解脫!真正的解脫!也惟有死亡,才能令他們的這份情意繼續下去,橫亙與天地之間,

    夜孤寒這一生,除了少年時僅有的些微甜蜜之外,實在是再也沒有享受過半點的歡樂!如此沉重壓抑的一生,如今隨著愛人的離去,終于……解脫!

    所以在看到夜孤寒殉情而死的時候,君無意心中雖然悲傷,雖然酸楚,但卻沒有相勸,甚至為夜孤寒感到了一份輕松。這是一份令天地動容,讓世人為之同聲一哭的輕松!夜孤寒,從此冰冷長夜,你終于不再孤寒……因為你傘了她,可以永遠的擁有她!生生世世,天土地下!

    “來人!”君無意的聲音竟已有些哽咽,眸子中殺伐決斷的眼神卻伴著淚光盈盈:“妥善照顧夜兄弟和慕容小姐的遺體,令人連夜趕制一口質地上乘的大號棺材,將二人合葬!”

    君莫邪漠然地往前走著,手里抱著靈夢公主的身體,他在考慮,到底要如何安排懷中的這個可憐女子?現在昏迷還好些,但當她醒來,如何面對這樣的殘酷事實?

    君無意就不作聲的跟上來,低聲問道:“莫邪,下一步,你打算怎么辦?“自然是完全按照夜孤寒臨死的要求來辦。君與÷邪冷酷的道:“我會給他們兩人一個滿意的墓葬之處!”他的眼中,射出兩道鋒銳的寒光!“我的意思是……那兇手呢?”君無意眼中閃出殺機。

    “明日在皇宮門前,扎起高臺,號令天香全城,合城圍觀眾空巷!將大逆不道的刺客文蒼宇押上高臺,赤裸全身,漁網纏身,扣肉斑血,凌遲處死!九天九夜,合共九百九十九刀!若是少一個時辰,少一刀,我就以劊子手為其同謀,禍延滿門九族同罪!刺殺一國國母,處此極刑,一點也不為過吧?”君莫邪平靜地道,語氣中,透露著無法寬解的怨毒!夜孤寒和慕容秀秀的情意,讓他那顆冷漠的心莫名地感動了,在這一刻。他做出了這么一個瘋狂到極點的決定!夜孤寒與慕容秀秀的情意,一定是要成全的!君莫邪要以一種震驚天下的葬禮,來告慰兩人的在天之靈!縱然驚世駭俗,震古爍今,甚至是遺禍深遠,也在所不惜!我不管天下大勢,也不論黎民蒼生!但,只要是值得我去付出的,我就合去做!邪君行事,只依本心,世上俗禮法,何在眼中!

    夜孤寒,慕容秀秀;你們的這段情,我來成全!你們的仇,我來報!你們的遺憾,我來彌補!你們未了的愿望,我來完成!我對夜孤寒好感從來也不多,對慕容秀秀更是幾乎就了解,但能感動我的,是你們之間的情!

    君無意倒抽了一口氣:“皇宮之前?萬人圍觀?漁網纏身?凌遲處死?!丁,如此瘋狂的決定,令到君無意這位血衣大將也震驚到了震撼的地步!“是!不在追究那刺客的師門門派我已經很寬大了!”君莫邪仰起臉,臉上棱角分明,一片決絕:“就這么決定了!”“好吧……只是那幕后真兇呢?”君無意嘆了口氣,情知勸也無用,措辭了半天,終于小心地問出了這一句。

    慕容秀秀的死,至死也并沒有明說真正要她死的人到底是誰,但她卻早已不必說,在天香城,誰與仨指使文蒼宇?

    答案只有一個!就只有一個而已!

    “他?他可不能死!至少現在還不能死,就算他自己想死都不行!”君莫鄔微微的笑了,毒辣的道:“縱然是不算夜孤寒和慕容秀秀的這筆帳,還有我們君家的仇,父親二叔的恨,兩位哥哥的血債!若是這樣就讓他死了……可是實在太便宜!縱然是凌遲處死,割他九千九百九十九刀,也太便宜了他!我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君無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當天晚上,君莫鄔妥善地安置了靈夢公主之后,全沒有半點猶豫,立即調兵遣將!

    君莫邪、君無意、君戰天、鷹搏空、風卷云、海沉風、宋傷、百里落云、冷傲,三百殘天噬魂,甚至,管清寒和東方問心也集體隨行,悄悄出了君府!

    血劍堂!

    這個君無悔之死的直接關系勢力,就在御前侍衛三大營!

    可說是與蕭家等同,同為君家的大仇人!

    圍剿血劍堂,東方問心又豈能不在場?

    殺夫之仇不共戴天!

    東方問心一定要親眼看到這幫害死自己丈夫的仇人技首斃命。

    就算再血腥再殘酷,也是要看著!

    為自己的丈夫復仇,一切也在所不惜!這正是東方問心的堅持!

    君家的大仇,君家人必須在場!

    英靈不遠,地下有知,也可告慰!

    這一年的大年夜,前半夜還自滿走過年的喜悅,后半夜,卻成為無盡血腥的開始,亦是君家索討自家血債的第一役!君莫邪決不允許有任何一條漏網之魚!

    所以君莫邪集合了君家所有的最精銳力量。長街之上,血霧尤自未散,御前侍衛三大營,已經出現在君莫邪的視野之內。看著這個緊緊靠著皇宮、戒備森嚴的大營,君莫鄔冷酷的笑了。

    下一刻,君莫邪、鷹騁空、風卷云、海沉風、君無意、百里落云、冷傲、宋傷等人一起出動!

    眾人幾盡無聲無息地散入夜空,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三大營外面的警衛,幾乎在瞬息之間便已經盡數被無聲無息地處理掉了!以數位至尊之上,至尊和最低也是神玄實力的一干人等的全力殂襲之下「這些普通的軍士,根本就不存在有任何周旋的余地!

    君戰天則帶著大隊人馬在原處守候,老爺子的眼睛里,閃爍著復仇的快意和無限的傷心!經之前的那場驚天變故,老爺子的心態瞬時銳變,既然血劍堂已經搖身一變,集體變成了皇家近侍,那么一切都已不言而喻,更不再需要什么證據,天香皇族對我君家無義,我為何還要盡忠,荒天下之大謬!血劍堂搖身一變變成御前侍衛這件事,對老爺子的打擊,異常巨大

    東方問心和管清寒一身白衣,沉靜地看著眼前黑沉沉的營帳,眼中也盡是一片冷凝。

    君莫邦的白袍在暗夜中一閃,現身出來,一揮手,那三百名殘天噬魂成員就像是一群靈敏到極點的豹子,于暗夜之中全無聲息地竄出,先是分出幾個人占領了原本守衛的位置,然后三人一隊,把守住了各個路口;剩余人馬,便一窩蜂地撲了進去……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广东麻将什么牌最大 德州麻将厅下载 湖北30选5 送货下乡批发什么赚钱 欢乐麻将怎么开三人房 北京快三 麦久彩票苹果 去哪个城市当健身房教练赚钱 麻将新手入门基本规则 幸运飞艇 如何做微信公众号赚钱方法 微信记步数赚钱的软件叫什么意思 澳门盘口即时赔率 梦幻西游4开怎么赚钱攻略 三国麻将风云老游戏 天津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