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向她扯謊


本站公告

    楊韜這是要干什么去呀?不用說,大家也會知道的。他是要去敲門了。因為被剛才那么一凍,他已經想明白了。與其這樣指在外面挨凍受苦,還不如回到宿舍里去了呢,反正先舒服一會兒是一會兒,至于明天學校知道了以后會怎么處理他,那他可就管不了了,只能是憑天由命了。

    “當當當。”楊韜伸出了手,先敲了三下。

    里面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當當當。”他又敲了三下。

    里面依然是沒有一點兒反應。

    MD,楊韜這下忍不住暗之罵了起來,這個宿管老太婆,難道是死了嗎?啊!我一連都敲了這么多下了,她怎么會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了呢?是聾了吧?

    好!既然你沒有一點兒反應,那我就給你來點兒更實際的。看來楊韜這個時候真的實在是憋不住了,因為這次他不再去用手敲了,而是抬起了腿,把他那只穿在腳上的棉皮鞋伸了出去,咣咣咣地一連氣踹了三腳,這聲音確實是比剛才用手敲的那聲音要大多了。

    聲音剛落,果然就聽見里面傳來了腳步聲。

    腳步雖然很輕,但楊韜也已經聽見了。宿管阿姨到了門口,她沒有直接開門,而是先側耳聽了聽,然后才壯著膽,小聲地問了一句:“外……外面是人嗎?”

    楊韜一聽,氣騰地一下就躥了上來。廢話!不是人是啥?難道是鬼嗎?啊!

    其實宿管阿姨心里可不是這么想的,但是經不住這深更半夜里,楊韜那急促得敲門聲,確實是把剛睡著不久的她給嚇了一大跳。一開始還以為是大風刮著的,所以她就沒有動身。可是后來大門被敲的越來越響時,她再也躺不住了,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朝外聽了聽,才感到根本不是風刮的,是有人再敲門,她這才下了地,膽戰心驚地向外走了過去。一邊走,心里還一邊琢磨著,這半夜三更的來敲門,究竟是人還是鬼呀?

    要知道,這棟宿舍樓前不久是鬧過鬼的呀啊!

    那這次呢?會不會也像上次那樣了呢?

    她這樣想著,便慢慢地移到了門口,停在了那里,極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氣,這才壯著膽,向外問了一句。本來想問的外面有人嗎,可是話到了嘴邊,竟那么一禿嚕,出口卻變成了外面是人嗎?

    楊韜聽了,本來對她是十分得生氣,應該沖她發火才對。可是他現在在外面正挨著凍,有求于人家宿管阿姨,所以,只能把肚子里的火氣向下壓了壓,語氣很和藹地說:“阿姨,是我,我是人,不是鬼的。”

    “啊!”宿管阿姨聞言,大吃了一驚,用手忙捂住了那顆砰砰直跳的心,又問道,“既然你是人,那……那……那你是誰呀?”

    “是……是我。”楊韜根本不想和她說出來自己的真實名字的,因為她一旦知道了以后,對自己是沒有一點好處的,所以只能含糊地跟她道。

    可是宿管阿姨卻不想跟他就這樣含糊過去。一個是因為學校的要求,二個這也是她的責任。現在時間都這么晚了,突然從外面冒出了一個人來,喊著讓她開門進來,她要是不問清楚他的話,是決不會輕易地就把他放進來的。如果他真的是學生那還好說,要是從外面闖進來一個歹徒來,傷害了正在休息的學生,那自己到時候可就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那你叫啥名字呀?啊!”宿管阿姨開始認真地核對起來。

    “我……我……”楊韜支吾了一下,自己覺得這事兒實在是想瞞也瞞不過去了,只好如實地回道,“我叫楊韜。”

    “你是哪一個班的呢?”

    “高一1238班的。”

    “你們班主任是誰了呢?”

    “我們班主任老師叫吳曦。”

    “噢!”宿管阿姨聽了,沉吟了一聲,便打住不吱聲了。

    楊韜站在了外面,以為這個宿管阿姨問完了這些個事以后,就可以給他開門放他進去了。可是他耐心地等了她好一會兒,還未聽見門響,便立馬急了,沖里面問道:“阿姨,你磨嘰啥呢?剛才你已經問完了我,怎么還不給我開門了呢?”

    “你急什么呀?啊!”宿管阿姨不高興地說。

    “阿姨,難道你不知道嗎?”楊韜跟她道,“我現在在外面正凍著呢,你先把我放進去,好嗎?”

    “不行!”宿管阿姨的語氣絲毫沒有一點商量的余地。

    “啊!”楊韜驚得都張大了嘴,“為什么呀?”

    “我還有問題沒有問完你了呢?”宿管阿姨說。

    “啥?剛才你都問了我那么多了,你……你……你怎么還要問了呢?”楊韜覺得這個宿管阿姨真是有點兒婆婆媽媽,不可思議了。

    “嗯,”宿管阿姨應了一聲,理直氣壯地,“那你想怎么著?”

    楊韜一聽她這個口氣很重,知道她已經不高興了,便馬上服了軟。因為他明白,此時他的小命早已攥在了人家的手里了,如果這時候你要是跟人家再敢耍脾氣的話,她一氣之下不給你開門,你就是再著急,那也是干瞪眼沒辦法的。

    所以,他只好用央求的口吻對她說:“阿姨,我求求你,求求你了,你先放我進去好不好呀?”

    “剛才我已經跟你說過了,不行就是不行的。”宿管阿姨依然堅持地說。

    “好!既然不行,那你趕快問吧!我在外面待著實在是受不了了。”這個楊韜可沒有騙她的,說的可都是實話的。因為此時的氣溫仍在不斷地下降,而他身上穿的衣服又十分單薄。

    “行,我問你,”那個宿管阿姨頓了一會兒,終于又開了口,“那你告訴我,你剛才干什么去了?為什么這么晚了才回來了呢?”

    啊!原來她還想追問自己這個呀?楊韜當然知道他剛才自己去干啥了,但他卻不能如實地告訴她的。如果他要是告訴了她剛才的真實情況,那他這次肯定就算是玩完了。所以,他只能向她扯謊了。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长春550麻将算法 2019足球国家队 明日股票推荐 福州麻将 重庆约麻将的微信群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下载打麻将免费游戏 中国的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样呀 麻友圈2贵阳捉鸡麻 网上真人赌钱麻将 股利多配资 山东11选5开奖 子基金配资 哈灵杭州麻将APP 股票融资费率_杨方配资平台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