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別心虛


本站公告

    旁的夫人跟小姐是既驚且疑,被各自的奴仆護著,一時間花廳里亂哄哄的。



    明夫人也是當真疼明珠這個小姑子,兩個眼生的太監打著慎刑司的名號過來提人,她心中掀起了狂風駭浪,但不管怎樣,依舊不忘伸手護住明珠,一邊讓丫鬟速速去請韋氏,一邊端著掌家夫人該有的威勢跟那兩名太監交涉:“……兩位公公既然說是慎刑司的官爺,那可有什么信物憑證?”



    其中一位瘦長的太監便輕笑一聲:“這位夫人,眼下是太后娘娘的千秋宴,若非真有公事在,雜家哪里敢過來叨擾各位夫人小姐!”



    明夫人的臉色白了幾分。



    另一位稍矮些的太監就有些不耐了。



    若非他們慎刑司某位上司跟明家有些淵源,私底下吩咐他們過來“請”人的時候客氣些,面上做的別太難看……他們何至于在這跟婦人掰扯不清!



    當時就不該想著送這么一個順水人。



    唉!



    稍矮些的太監心里嘆了口氣,見明夫人咬著嘴唇不說話,他語氣也硬了些:“這位夫人,還是請您跟明小姐說一說,讓她趕緊跟著咱們一道回去,別誤了什么正事!……有什么話說開了,若明小姐真是冤枉的,也正好洗清還明小姐一個清白。”



    明珠臉色慘白,她死死的抓著明夫人腰間的衣裙,哭得滿臉是淚:“大嫂,我是冤枉的!我不跟他們走!去了慎刑司哪里還有好!”



    她本來是想哪怕燕兒被抓了也沒事,他們明家在慎刑司里有人,今是太后娘娘的千秋宴,無論如何慎刑司那邊也會看幾分薄面。等她回家找她爹運作一番,這事也完全來得及。



    當然,這是她當方面的臆想。



    也是她一種近乎逃避的安慰。



    結果,方才那兩個太監進了花廳,找了人直接問了話,便直沖沖的沖她過來,對她一作揖,便皮笑不笑的說什么“明姑娘,麻煩跟我們走一趟”。



    當時她整個人都手腳冰涼了,下意識的直接抱住了明夫人撒手不敢放。



    她知道,若她一松手,怕迎接她的即將是萬劫不復。



    這邊花廳里亂糟糟的,韋氏跟姜寶青在門口駐足看了會兒,那個傳話的丫鬟原本跟在她們后,見她們站在門口也不進去,急了,直接提高了音量:“……韋夫人,您小心些門檻。”



    看似在提醒,實際上卻是在催促。



    再加上這會兒花廳里雖然亂,卻沒有大聲喧嘩的,丫鬟這一拔高了聲音,頓時花廳里的人眼神都聚到了這邊。



    明夫人大喜,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什么浮木似的,急急喊道:“韋夫人!”



    韋氏心中冷笑一聲。



    這大概是這些子以來,明夫人對她態度最切的一次。



    韋氏跟姜寶青互相對視了一眼,一道邁進了花廳。



    明珠見韋氏到了,像是有了什么主心骨,撒開了明夫人,頓時撲向了韋氏,哭得淚流滿面:“韋夫人,你救救我!他們要帶我去慎刑司!”



    韋氏一時不慎被明珠抓住了胳膊,明明是那般小的少女,這會兒抓著她卻讓她感覺像是被什么猛獸給死死的擒住一般,手臂動彈不得,難受極了。



    韋氏皺眉道:“明小姐,請你放手。”



    明珠這會兒卻猶如看到了救星,她哪里肯松手,死死的抓著韋氏的胳膊,幾乎要生生嵌入進去,一雙眸子也紅腫得有些駭人:“韋夫人!慎刑司那地方不是人待的,哪怕平里我對你多有得罪,可你看在我姐姐的份上,救救我吧!”



    明珠口中的“姐姐”,自然是指的梅錫元的先夫人明氏。



    韋氏被明珠掐得生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眉峰都快擰到了一起,聲音也微微抬高了些:“明小姐,請放手!”



    然而這會兒明珠早就顧不上什么千金小姐的體面了,她見韋氏想掙扎擺脫她,反而抓得更緊更勞。



    姜寶青皺了皺眉,不動聲色的上前,似是要扶韋氏一把,手輕輕的拂過明珠的胳膊。



    明珠這會兒卻覺得手肘那兒突然麻了下,手像是不是她的一樣,剎那間失去了知覺。



    她驚惶極了,不由得往后倒退兩步。



    姜寶青趁機將韋氏從明珠手里解救出來,一把將韋氏拉到后,肅著臉道:“明小姐請自重,你同慎刑司的糾葛,跟韋夫人有什么干系?韋夫人胳膊都要被你掐斷了。”



    眾人不由得看向韋氏,見韋氏臉色發白,確實很不好受的模樣。



    眾人心里不由得就憐惜了幾分韋氏。



    明珠這會兒咬著牙再想上前糾纏韋氏,已經晚了一步,姜寶青已經將韋氏護在了后。



    明珠驚慌極了,她下意識的看向明夫人。



    明夫人面露凄凄之色:“韋夫人,你看在我那早逝的大姑子份上,幫幫明珠吧?燕兒是你的丫鬟,定然是聽你的,這對你來說不是舉手之勞嗎?”



    韋氏冷笑出聲:“明夫人這是哪里的話,怎么好像是在暗指是我指使燕兒指認的明小姐?那燕兒背主污蔑于我乃是咱們幾個當著長公主下的面都曉得的事,被拉入慎刑司也是罪有應得……既然這會兒慎刑司的兩位公公來請明小姐問話,說明明小姐跟毒害我家姝姐兒的事有關。不管怎么說,我都不可能會為一個可能要毒害我女兒的人說話。在這也請明小姐別心虛,若是什么都沒做,行的正坐得直,那你在怕些什么呢?不就是過去回幾句話的事嗎?”



    說完,她向著慎刑司那兩位公公略微點了點頭:“兩位公公請便,我相信諸位慎刑司的大人會給我們一個公正的交代。”



    態度很是堅定。



    慎刑司的兩個太監對韋氏好感倍生,跟那胡攪蠻纏的明氏女相比,這位夫人又大氣又通達理的很。



    花廳里其余的夫人們,幾個相熟的已經忍不住暗暗的交換眼神了。



    她們好像聽到了個驚天大瓜。



    意思是說,明珠買通了韋氏邊的侍女,給韋氏的小女兒下毒嗎?!



    也太狠毒了吧?!



    眾人不自覺的,都往后退了退,看向明珠跟明夫人的眼神,也帶上了幾分厭惡跟忌憚,就好似在看瘋子一樣。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农业投资什么最赚钱项目有哪些 梦幻西游2那个职业最赚钱 什么什么的唱歌软件可以赚钱吗 广西十一选五 怎样利用腾讯云赚钱吗 小鱼赚钱安卓任务多吗 大学城开冒菜店能赚钱吗 梦幻庄园怎么赚钱 15选5 717游戏大厅千炮捕鱼 触手tv赚钱么 007足球指数 时时彩 android app 赚钱吗 全民内蒙古麻将 安徽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