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試探


本站公告

    余刑和銀袍僧人一個周身青光閃動,化為一道青虹飛射上天,另一個則足下生出白色蓮花,將其輕輕托起,徐徐騰空而起。



    片刻后,二人就分別站在天機殿的上空,相隔數十丈的面面相對。



    而銀袍僧人凝望了余刑一會兒,忽然口中一聲佛號,面上驀然浮現,一層淡淡金光。



    余刑見到此幕,原本懶散的神情一斂,他早就不是當初那個初入修仙界的毛頭小子了。天下至強功法,他自然還是了解過的,眉頭一皺的忽然問道:



    “久聞元智大師是佛門的金剛護法,修煉的莫非是傳聞中的明王決?”



    “哦,想不到道友也對我們佛門功法頗為了解。老衲修煉的正是此決,還望余刑道友多指點一二了。”



    銀袍僧人聽余刑一口叫出了其施展功法的名稱,先是一怔,但馬上傲然說道。



    余刑輕笑了一聲,也有了點興趣,對方能入元嬰后期,明顯明王決已經修煉到了第四層的征兆。這說明對方的身體已經堪比一般的法寶堅硬,若是普通飛劍斬將過去,恐怕對方赤手空拳的就可抵擋了。



    與這樣的人交手,對自己也多少有些幫助。



    “好,余某對佛門手段,也早就有些興趣了。”



    余刑喝了一聲,然后也不啰嗦了。當下,袖跑一抖,頓時一陣清鳴聲響,數十口金色飛劍從其袖口中魚游而出,化為一道道尺許長劍光,在身前盤旋不定起來了。



    隨即余刑同樣法決出口,沖空中輕輕一點。



    所有劍光一顫下,金芒大放,竟瞬息以一化七,變幻成了數百道一般無二的劍光,略一飛舞下,金色劍氣幾乎鋪滿了小半的天空,猶如一片片耀目的金色波浪,聲勢驚人之極。



    下面觀戰的粲苦以及其他結丹修士一見此幕,不禁面色大變起來。



    無需這位余大修士再施展什么神通,光是如此多劍光一起滾滾攻來,恐怕一般的元嬰修士就絕無法抵擋的。



    對面的銀袍僧人見到此幕,卻無動于衷,只是兩手一抬,手中同時有紅綠兩色靈光閃動,竟然分別浮現出一根數尺長的赤紅禪杖,和一串翠綠欲滴的佛珠。



    就在這時,對面的余刑兩手一掐訣,數百劍光巔鳴之下,化為一片金色霞光,飛也似的席卷而來。



    這一擊只是試探,余刑拿手的手段都未使用,但要知道,他這一套飛劍,可是融入過康金,對方如此淡定,倒是讓余刑有些意外。



    “來!”



    銀袍僧人大喊了一聲,那件赤紅禪梭一下化為一條赤紅蛟龍,直接迎向對面,而另一只手中的翠綠佛珠也被祭了出去,點點綠光閃動后,竟化為一層綠色光幕,將其護在了里面。



    那只赤紅蛟龍卻搖頭擺尾之下、一頭就扎進了青竹蜂云劍所化金霞之中。



    也不知此禪梭本體是何材料制成,雖然蛟龍身上瞬間被上百道劍光同時斬到,但竟然金芒紅光交織之下,竟沒有被參加了康金的眾劍光斬成碎片,反而赤蛟不甘示弱的張牙舞爪,死死在金霞中撕咬撲動,毫不落下風的樣子。



    “好法寶。”



    余刑贊了一聲,只是切磋,又不是生死相搏,自然出手會有分寸。



    余刑手中劍訣猛地一變,圍攻蛟龍的劍光突然聚攏。頓時光芒四射,一輪金色驕陽憑空升起。



    但當光芒一斂后,一口幾丈長的巨型金劍赫然浮現在那里。



    這時,余刑毫不猶豫的沖對面輕輕一點。



    “呲啦”之聲大起,金劍表面金光一黯,卻浮現出一一層乳白色寒芒,厚厚的晶冰隨即浮現而出,竟化為一口敏十余丈之巨的擎天冰劍。



    此劍通體晶瑩剔透,體積之龐大,任誰一見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在下方掐訣的銀袍僧人抬首見此,臉孔終于大變了。



    而就在這時,對面的余刑又單手一橫,沖下方虛空一揮,口中冷冷吐出了一個“斬”字。



    冰劍一晃之下,就狠狠落下,尚未真斬到綠色光幕上,附近空間就先浮現一層層肉眼可見的波動,同時凄厲嗡鳴聲大作,仿佛真是一座冰山氣勢洶洶的直壓而下了。



    這一下,銀袍僧人雖然自持身上綠幕堅韌無匹,但也絕不敢真硬接。



    這劍身上附著了乾藍冰焰,任你如何修為,沾染一絲,都是不好受的。



    銀袍僧人連忙念動口訣,同時手中所結手印間一變,突然從身上放出一股驚人之極的靈壓,頭頂上突然浮現出一道五六丈的高大幻影。



    此虛影通體金光淙淙,面目猙獰兇惡,滿頭卷發,半身赤裸,竟然和傳聞中的佛門金剛形象一般無二。



    “好一個佛怒金剛。”



    而就在這金剛虛影出現的一瞬間,銀袍僧人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喝,競對準身前巨大冰劍,遙遙兩拳擊出。



    兩團大金芒在冰劍一面爆裂開來,如此大巨劍竟在巨響聲中,被斜著一擊而飛,在半空中一連翻滾了數圈后,才勉強的重新穩定下來。



    “大師肉身至強,看到余某心癢,那就也在肉身上討教一招吧。”



    連附著乾藍冰焰的巨劍都被震開了,余刑就清楚,相用法寶取勝,看樣子是不太現實了,那既然如此,只能硬碰硬了。



    這須彌之術,他是必須要得到的。



    “吼~”



    銀袍僧人皺了皺眉,只覺得余刑有些狂妄,佛門的佛怒金剛,肉身之強,天下修士誰人不知,眼下對方竟然要和自己比拼肉身?



    但他的念頭剛起,突然一聲震天動地的龍吟聲,便將他恍惚的神情驚醒。



    余刑當然沒有全身龍化,但整只右臂,細膩的龍鱗淺淺顯現,龍氣震蕩,仿若有一條金色的小龍環繞手臂。



    余刑一爪轟出,金色靈力匯聚的龍爪直接隔空震了出去。



    “好!”



    銀袍僧人已經收下了所有輕視的想法,同樣是全力一拳轟出,全身的金光虛影變得璀璨奪目,極其顯眼,靈力匯聚成了一個光團。



    “轟!!!”。



    猛地一聲巨響,兩者碰撞在一起。



    …………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足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手机新浪体育 7天彩票安卓 买罐车赚钱不 武装部军训赚钱 彩90彩票游戏 售前工程师赚钱吗 豪车租车赚钱吗 手机雪缘园比分 3A彩票安卓 dnf加武士刀能赚钱吗 玩客云怎么回收赚钱吗 皇冠777网足球指数 天下三饷银赚钱 加盟快递代理点赚钱吗 贵州麻将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