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驚變


本站公告

    當頒獎開始的時候,臺下的趙君離看著路遠和一個金發男人肩并肩走上了頒獎臺,次第和國王殿下握手,并且低頭讓國王將獎章戴在彼此的頭上。

    “感謝孫浩教授,路遠先生,以及約翰遜博士在核聚變領域做出的卓越成就,不久之前鏡海實驗室的成功,給我們帶來了太陽之火,他們都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普羅米修斯,將給這個世界帶來全新的改變。”國王殿下用冰晶語大聲念著這次物理獎的頒獎詞,一邊面帶笑容地爽朗與路遠二人握手。

    而這個時候賽琳娜也同樣抬起頭來,看著聚光燈下的路遠:“哇,長得真的挺好看的。”

    趙君離看著幾乎要雙眼冒出來星星的賽琳娜,輕聲:“你們也會感覺東方人好看嗎?”

    “人類的審美應該是共通的?”賽琳娜聳肩笑了笑:“你看,我就感覺你也挺好看的。”

    所以說你們冰晶國人從來不吝嗇贊美的嗎?

    趙君離看著臺上路遠梳得一絲不茍的黑發,這個家伙極少這樣打扮的人模狗樣,所以現在看起來真的有一點精英人士的樣子。

    如果聯系到他正在領可能是這個世界含金量最高的獎項,并且路遠也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諾貝爾獎獲得者,那么就簡直精英成分過高,引起強烈的不適。而就在此時,原本關閉的諾貝爾廳大門洞開,狂風夾雜著雪片涌入,給這個原本溫暖的大廳帶來徹骨的寒意。

    隨著風雪進來的還有人。

    七八個看起來是冰晶國本地人的成年男子舉著標語喊著口號,沖進了諾貝爾廳,一眼便看到正在頒獎臺上的路遠和國王,他們似乎經過了提前的訓練和演習,其余人負責攔住圍上來的警衛,而為首的金發青年男子則徑直沖上臺前,在無數記者的聚光燈下,沖著路遠用海鷹語吼道:“騙子!你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

    他站在臺下,沖著路遠,國王,以及約翰遜咆哮開口,那一瞬間,無數的快門聲響成了一片,就好像這原本就是一個早就排練好的節目。

    趙君離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你們示威能這么厲害嗎?”

    這也太熟練了吧?你們到底示威了多少次,才會這么熟練?

    而賽琳娜表情并不像趙君離想的那樣平靜,她有些呆滯地張開嘴巴,似乎是真的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不。”她輕聲呢喃道:“之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情況。”

    面對這個沖上來的年輕人,路遠看著他用海鷹語平靜回答道:“核電是人類的未來。”

    為什么對方會用海鷹語而不是本地的冰晶語,路遠并不知道,但是如果解釋的話,可能是因為海鷹語不想冰晶語是偏安一隅的小語種,這樣這段視頻可以在世界上有更好的傳播,并且能夠迅速登上各國媒體的頭版頭條。

    但是,想一下這該多么刺激。

    諾貝爾頒獎晚宴上,被環保示威人士沖進來和新科諾貝爾獲得者同框的照片,并且大聲吶喊者示威的標語。

    趙君離順便看了一下國王的表情,發現國王的表情也非常的驚訝,他甚至無法理解眼前發生了什么。

    畢竟本來不是莊重和諧的頒獎儀式嗎?

    這些人又是怎么闖進來的?

    “你這個騙子!”那個青年人繼續大聲喊道,他情緒激動,面部扭曲,不知道是本來如此還是他非常的擅長表演,并且還是臨場演出。

    “核能會摧毀我們的一切,摧毀我們的星球,破壞這個世界,最終將人類拖向滅絕的深淵。”他義正言辭或者說聲嘶力竭地喊道:“人類的貪婪會毀掉我們,我們明明有那么多清潔的能源可以使用,為什么非要用這種骯臟的被上帝詛咒的東西。”

    “只有撒旦才會采用這種邪惡的力量。”

    “我為光榮的諾貝爾獎授予你這樣的人感到恥辱。”

    不知道是冰晶國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所以警衛力量不足,還是這些示威者經驗豐富,總之,差不多一分鐘過去了,這個情緒激動的年輕人依舊沒有被人拉走。

    路遠有點奇怪,不過面對這種情況,他只能選擇和對方交談,或者說拖延時間。

    是的,別的沒有,記者們的閃光燈和攝影節都沒有閑著。

    不知道這一幕有沒有直播,理論上應該是有的,就算沒有,這也是被無數媒體用影像記錄的時刻。

    “因為其他的能源不夠用。”路遠看著他:“石油終將會枯竭,風力和太陽能又是有限的,通過核能,人類才能夠控制世界,然后嘗試改造世界。”

    對方似乎完全沒有聽路遠的話:“然后自取滅亡是嗎?”

    他似乎真的是在自說自話,來到這里當然不是和路遠展開一場勢均力敵針鋒相對的辯論賽,他只是在這里大聲地說著自己的觀點和看法,或者說單純的抗議。

    “污染,環境破壞,畸形的物種,枯竭的能源。”他情緒激動地吐著一個個單詞,不過言語卻越來越有些不知所謂。

    “國王殿下。”路遠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沒有說話的必要,只能扭頭看著魯道夫國王:“請問警衛呢?怎么現在還沒有來。”

    讓這樣一個極端的環境保護主義者在這種場合自由自在的大放厥詞,路遠總不能親自下場和他搏斗吧。

    這樣第二天的報紙頭條一定會有趣爆了。

    “我不知道。”國王搖頭說道。

    此時整個宴會廳都處在一個比較微妙的立場下,所有人都被這個突發事態驚呆了,即使有人保持清醒,但是他們卻驚訝發現,原本用來維持秩序的警衛,不知道是去外面控制示威者了,還是被擋住或者消失了。

    總之,此時整個宴會廳沒有人維持秩序。

    “我要代表上帝,懲罰你!”下方的青年說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句話,然后,從懷中掏出一把手槍,將槍口對準了路遠的頭顱,然后,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槍聲在整個宴會廳中響起,有女士的尖叫聲隨后發出。

    “啊!”

    趙君離第一時間,將賽琳娜撲倒,躲在了餐桌下方。u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边锋杭州麻将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 杜子建手机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 推广微信支付还能赚钱 北京快3 2016可以赚钱的手机游戏 竞彩比分danchang 广西河池星悦麻将下载 668彩票首页 外国赚钱的生意 快速赛车 京东网上怎么赚钱 掌乐天天捕鱼游戏怎么作弊 阿里云授权 赚钱吗 新疆2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