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夜 奇怪的顧清淵


本站公告

    家有黑貓之一品鏟屎官初入夢齋第一百三十二夜奇怪的顧清淵冷冷的聲音傳來,小花的身體僵住了。



    沒等它反應過來,就被柒一口吞進了肚子。重新化為黑貓的柒感受著身體里屬于“貪婪”的力量在緩緩流動,隨著它和夏眠契約,傳到了夏眠那里。



    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眼眶里余留眼白的景老爺子一眼。



    嗤笑一聲。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景老爺子本來對他們就沒安好心,如果不是那個神秘人在他身上放了噬靈蟲,恐怕今晚他也會暗地里動作,對夏眠和顧清淵二人做出些什么。



    噬靈蟲就算被清理干凈,但景老爺子被吞噬的靈,已經回不來了。



    沒有了靈,就成了白癡。



    而景杰,是被強行奪去了種子的,他的靈也作為催化“貪婪”的養分了,夏眠和他簽訂的契約,不過是個幌子,真正的契約是會保護人的性命的,但是和景杰的并不會。



    景杰這個人,已經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干干凈凈,什么都沒留下。



    至于景老太太,那樣霸道跋扈的一個人,在丈夫癡傻,兒子無故失蹤的情況下,唯一可以倚靠的就是她的兩個女兒了吧。



    如果景老太太愿意改改她的脾氣,還是能夠安度晚年的。



    柒身形一閃,直接回了夢齋。



    **



    另一邊,神秘人一手扶著墻壁,一手捂著胸口,坐到床上。



    微微抬頭,看著自己的掌心:“真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不小心抽動到傷口,他倒吸一口涼氣,將身上礙事的罩袍解下來,露出一張俊美異常的臉,有些蒼白,然而嘴角帶著的笑,讓此人顯得七分謫仙,三分邪魅。



    這人,正是原本該乖乖進入夢鄉的顧清淵!



    只是此刻,他的氣質與平日里大相徑庭。



    盤腿坐好,顧清淵周身浮現出靈力,過了一陣子,他已將反噬的傷害壓到最低。



    他睜開眼,一雙眸子里哪有平時的溫柔清澈,此刻深不見底,隱隱有光涌動,透著絲絲的邪氣。



    這樣的狀態只維持了片刻,他閉了閉眼,雙眸里的邪佞蕩然無存,空留一水的清澈,如山間的一汪清泉,輕易便能取得旁人的信任和好感。



    他像是著了魔似的,重新在床上躺下,閉眼,動作一氣呵成,不過須臾,氣息就已平穩綿長,人已熟睡,身上的靈力波動,也像是一顆小石子被丟進了海里,沒有一點反應。



    現在的顧清淵,任憑夏眠和柒如何探查,都不會發現他身上有靈力反應。



    夜色如水,只有搭在一邊的罩袍,無端起了火,屋子里的其他東西卻都沒有被點著,只有那罩袍,被火焰燒成了一攤灰燼。



    地上的灰燼,是這場不為人知的異變的唯一證明。



    **



    夢齋——



    太妃椅已經變化成了一張小床,而眠靜靜地躺在上面,臉色蒼白如紙。



    一旁,一盞鮮艷的小燈籠焦急地圍著床上安眠的少女打轉。剛剛發生的一切,小燈籠都知道,但是眠不讓它出現。



    她知道,小燈籠只有指引的作用,它本身也只是由初代夢齋之主創造的一件靈器而已。



    讓它出來,就是白白送一滴血。



    柒的身影出現在夢齋,小燈籠像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



    臭貓,嗚嗚嗚,現在該怎么辦啊,主人,主人她……



    頂點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辽宁35选7开奖时间 体彩十一运夺金前三 山东群英会网站 大乐开奖结果透 哈灵作弊软件 篮球比赛直播 麻将技巧教程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前50期 智富配资 股票知识入门 手机版四川麻将 上海快三综合走势图 浙江6+1开 全民棋牌 两肖四码公开中特图 上海快3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