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缺點是臉皮厚


本站公告

    “嗯!說說,你看好的都有哪些人。”



    袁朗聽黎平這么說,也是來了興趣,將墨鏡都給摘下來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一個是周林,七零二團的,參加過國際偵察兵大賽,他雖然沒有特別擅長的一面,但是他勝在各方面都不錯,而且他能去參加國際偵查兵大賽,這本就已經說明了他的實力。”



    袁朗安靜的聽著黎平的話,沒有要插嘴的意思,黎平見此,又繼續說道。



    “還有一個成才,他也是七零二團的,這人有野心,同時也有著與他野心相匹配的天賦,是一個充當狙擊手的好苗子,也可以說是我們現在最缺的人才,畢竟現在我們隊里的狙擊手可是不多。”



    黎平說到成才時,臉上帶著一點惜才之色,畢竟他作為一個狙擊手,是最欣賞有狙擊天賦的好苗子的,



    “至于最后一個嘛,這個人你也知道,就是你讓我關注的那個陳煜。隊長,說起他,我就不得佩服你看人的眼光了,這人如果培養好了,也許真的能夠出一個兵王,特種兵王!!!”



    說起陳煜,黎平的臉色也難得的出現了一絲鄭重的神色,同時,他也是小小的拍了一下袁朗的馬。



    不過隊長就是隊長,袁朗心中雖然對黎平說的話也產生了幾分興趣,但是他的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嗯,說說看,你是怎么會有這種想法的,他有什么讓你如此看重的地方。”袁朗點了點頭,對著黎平說道。



    “隊長,說句心里話,陳煜這種人,還是我當兵這么多年來,第一次遇到。”



    “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發現他上有什么缺點。比如說那個周林,他雖然沒有他太過明顯的缺點,但是他上也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這就可以說是他的一個缺點了。還有成才,他這個人的心思太過沉重,而且太過驕傲,不過現在因為有陳煜一直壓著他,目前他的表現還不錯,但是他的變有點大,我也說清他的未來會如何。”



    “可是這個陳煜,我是真的找不出他的缺點,他不像周林,陳煜各方面的能力雖然也都非常均衡,但他不是像周林那樣沒有特別擅長的一面,而是每個方面都很擅長,而且他的學習能力還很強,你也知道,我的偽裝技術,可以說是我的看家本領了,可是就在這三個月的訓練里,陳煜基本上就將我的偽裝技術全都學了過去,雖然還沒有超過我,但他的偽裝水平和我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你說他牛就牛吧,可是他還一點都不驕傲自滿,格十分穩重,和他的那些室友也都相處的十分好,而且他一個列兵,卻硬是讓得那幾個士官都以他為首,這就讓人不得不驚訝了,當兵的人誰還能沒點傲氣呢,要想讓一個士官聽一個列兵的話,那難度可不小!!!”



    黎平一說起陳煜來,就有點滔滔不絕了,口中的語氣雖然顯得對陳煜很是吐槽,但是只要是個明眼人,就都能看出來黎平對陳煜的那份欣賞。



    “如果非要說他有什么缺點的話,那也許臉皮太厚可以算是他的一個缺點!!”



    說道這,黎平就顯得有點郁悶了,不過旁邊的孫永卻正好相反,在聽到黎平說陳煜臉皮厚后,他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一旁一言不發,靜靜的聽著他們講話的齊桓見著他們兩個這截然不同的反應后,也是來了點興趣。



    “孫永,你這笑什么呢?!!”



    本來還能忍住笑的孫永被齊桓這么一問,卻是再也忍不住了,“噗”的一聲就笑了出來。



    “哈哈,你們不知道,這三個月,黎平可是被陳煜給纏的都有點怕他了,哈哈哈。”



    一旁的黎平聽了孫永這話,顯得更加的無奈和郁悶了。



    “隊長,你是不知道啊,這男人一黏起人來啊,那女人都得靠邊站!!!”黎平此時顯得是頗為的心酸。



    “陳煜那小子,也不知道臉皮為什么會那么厚,自從見識過了我的偽裝技術之后,就天天纏著我讓我給他開小灶,這三個月下來,我的偽裝技術全讓他給學去了,那是真的把我的老底都給掏干凈了啊!!!”



    “他那種可以死人的態度,我是趕都趕不走他,哪怕我一天冷著個臉,他也還是像沒看見似的,一天就往我跟前湊,還好我是個男的,我要是個女的,我都得懷疑他是不是對我有點別的什么想法了!!!”



    齊桓聽黎平這么說,也是對陳煜有點好奇了,開口說道。



    “呵呵,有你說的這么邪乎么?!!”



    “那哪是有我說的這么邪乎啊!!那是比我說的還要邪乎!!!!”



    就在黎平幾人討論著陳煜之時,正開著車行駛在路上的陳煜幾人,也是在這討論著黎平他們。



    “陳煜,你這兩天有沒有從黎閻王那里打聽到點什么啊?比如黎閻王口中的那兩個戰友是誰??”



    陳煜坐在越野車的后座上,正在前面開著車的秦杰突然對陳煜問道。



    “教官什么樣的格,你們又不是不清楚,以他的精明程度,怎么可能會告訴我這些呢!!!”



    “唉,那可就不妙了啊!都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我們這對接下來的對手是一點都不了解,可是黎閻王那邊卻是對我們都知根知底啊!而且我們的狙擊可都是他教的呢,我們會的東西他可是全都會,可他會的東西我們卻不一定會啊!!!”



    “行了,你可別說這些喪氣話了,與其說這些,你還不如想想接下來該怎么去打這一仗呢!接下這一仗,對我們來說可是一場硬仗啊!!”



    周林坐在副駕駛位上,聽了兩人的對話后,插嘴說道!



    被周林這么一說,眾人又都安靜了下來,雖然他們都想狠狠的揍一下黎平那個教官,但是他們心里也都很清楚,這到底有多難。



    陳煜坐在位置上假寐著,心中想著剛才秦杰說的話。



    其實對于黎平的那兩個戰友會是誰,他心中也有著一點自己的猜想,只是因為他并不能確定,再加上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對秦杰他們解釋,所以才沒有說出來。



    不過若真是他心中想的那兩個人的話,那對他們接下來的戰斗來說,可算不上是什么好事。



    他心中所猜想的那兩人正是此時坐在黎平辦公室里的袁朗和齊桓,無論是袁朗還是齊桓,那可都是老a里的佼佼者啊。



    尤其是袁朗,陳煜都有點不確定憑借他手中的那桿八五狙,是否真的能夠干掉袁朗,畢竟袁朗可是能夠用九五式一槍就干掉成才這個狙擊手的猛人啊,真要是對上了袁朗,那他還真不太確定他自己是否能贏。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辽宁11选5 福建36选7 手机赚钱的网页游戏排行榜 盈丰彩票网址 上海麻将百搭技巧 下载广东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全民欢乐捕鱼兑换码领取 山西扣点麻将规则 百胜彩票安卓 网咖收银怎么赚钱 大地彩票网址 19年养兔能赚钱吗 兔价是多少 吉林快三 赚钱花钱话语 安徽快三 国服玩什么游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