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草團頭


本站公告

    幽九羅怔了怔,驀的想起不久前帝塚說過要為她煉化一件專門用來保命的靈器,



    保命什么的都是障眼法,目的就是不叫玄機暴露出來,



    所以這只鐲子真有帝塚所說的作用么?



    那句話他可是剛說完不久,這么快就把靈器煉出來了?



    帝塚懶懶道:“當然不是,是我從舊物里面翻出來的。”



    那這東西上豈不是也有他的氣息?



    它應該沒有玄機那么厲害,豈不是更容易被人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帝塚懶懶道:“這東西不是我煉出來,我以前收過一個蠢徒弟……”



    然后?



    幽九羅等了一陣,發現沒有然后了。



    這時她勉強將陣靈囫圇著‘吞’了下去,



    感覺就像是硬生生吞了個大冰坨子,



    吞的時候難受,到了肚子里更加難受。



    那股子由里向外滲透出來的寒涼感,讓她身不由已抖成一團。



    這時四周也忽然晃動起來,一陣狂風打著轉撲了過來,狠狠將她卷起,又狠狠將她甩了出去。



    知道這便要進入下一關了,幽九羅只是哆嗦著將自己縮成了小小一團并未抵抗。



    帝塚忽的說道:“這陣靈的氣息如此強悍,你可以試著領悟它的精髓所在,說不定可以多學些本事。”



    “可以么?”



    幽九羅心中一念閃過,眼前忽的一暗,冰天雪地豁然消失,變成了幽暗的夜景。



    “還是一關?”



    隱鏘的聲音淡淡然從身后傳來。



    幽九羅哆哆嗦嗦轉過身,笑著點了點頭,并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比哭還要難看。



    “你運氣不錯。”



    隱鏘微微點了點頭,伸出左手道:“手給我。”



    幽九羅雖不明所以,還是哆嗦著將手遞了過去。



    隱鏘在她心目中,就不是一個會說廢話做無聊事的人。



    果然的,人家讓她伸手的目的是為了幫她。



    兩人手掌交握的瞬間,一股暖流便順著掌心迅速流向身內,



    只片刻的功夫,那種讓人無法忍受的寒冷便被暖流驅散,



    隱鏘也在同時收回了手。



    “多謝。”



    幽九羅輕輕吐了口氣,有種重獲新的感覺。



    隱鏘淡淡道:“你要休息一下還是繼續?”



    幽九羅猶豫了一下后道:“還是繼續吧,不過真的不用再麻煩你了。”



    說完不經意間看了眼天色,隨后便發現那輪昏黃的彎月始終掛在天邊一角,好似一絲都不曾移動過。



    難不成小世界中每一個場景也都是始終不變的?



    是白天的地方就永遠白天,是夜晚的地方便永遠是夜晚?



    可能連一花一木都不會有所變化?



    就像一個個場景不同的戲臺子,



    他們這些進入小世界的人則是戲子,基本劇情其實早已設定好了,



    怪物也不過是與他們對戲的傀儡。



    只是他們并不知道,一個個都以為自己在自由發揮,在不同的場景之中賣力的表演著,



    神呢,是不是就在某個地方悠然的欣賞著?



    帝塚悠悠然道:“孺子可教,不過你應該更早就發覺才對。”



    “別聽他廢話,走吧。”



    隱鏘淡淡道:“不過如果下一陣還是一關便過,你便要暫且停一停了。”



    為什么?



    幽九羅疑惑的望了過去。



    隱鏘暗金色的眸子微微一閃,淡淡道:“有時運氣太好便要適時控制一下。”



    否則緊隨而至的很可能便是災禍。



    帝塚也默認了隱鏘的話。



    幽九羅點了點頭,便隨意向右側走去。



    在一個樹洞前發現了流轉的彩光,便直接鉆了進去。



    她并不認為自己的運氣會一直這么好下去,可這一回過關容易到讓她只能用詭異來形容。



    進了陣,她便站在了一方巨大的圓形石臺上,進陣前的準備在這里完全失了作用,



    她不僅沒能飄起來,也沒能維持‘靈’的狀態,



    就頂著小千那副柔弱至極的身子站在了石臺中間。



    石臺兩側各有一排如階梯般的圓形石臺,差不多有桌面般大小,大約有三十幾階。



    兩排石臺頂端,飄著一方與她站立處石臺差不多大小的圓形石臺。



    每個石臺都散發著淡淡的白光,其他地方則是漆黑一片。



    她正觀察到這里,一個‘球’突然從左側的石臺上跳了下來。



    一直跳到她對面才停了下來。



    隨后她便發現那是一顆像是用雜草扎成的頭,



    亂糟糟的草球上有兩小一大三個洞,大的像雞蛋,小的像扣子,三個黑洞便代表了眼睛和嘴巴。



    跳下來之后,它便一直倒在地上,用那兩個小小的黑洞死死盯著她瞧。



    換了以前,幽九羅這會已經差不多要嚇死了,



    現在,她只是一頭霧水的與那兩個小黑洞對視著,暗中琢磨著這一關等待她的會是什么。



    就這般過了好一會兒,草團頭慢慢飄了起來,



    到恰好能與她平視的程度停了下來,



    “我們猜拳。”



    草團臉下方的黑洞微微動了動,發出了刺耳難聽的聲音,像是一個老頭子硬是裝成小娃娃的聲調在說話。



    幽九羅瞬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卻是沒有出聲,靜等著草團頭繼續說下去。



    “贏的人可以上一層臺階。連贏兩次可以連上兩階,連贏三次上三階……”



    幽九羅問道:“輸了呢?”



    “輸了就不能上臺階啊。”



    草團頭的聲調如孩子一般天真,聲音卻像破鑼一樣難聽。



    “我不信。”



    幽九羅剛剛褪下去的雞皮疙瘩又爭先恐后爬了現來。



    “嘻嘻,被你發現了。”



    草團頭咧了咧嘴,感覺像是想要表現成一個惡作劇被揭穿的孩子,



    幽九羅卻覺得像活見了鬼,鬼笑起來可能都比它好聽,比它好看。



    “好吧,我跟你說實話,其實這些臺階并不是每一階都安全的,有些踩上去會突然墜落,有些藏著怪物,如果選錯了,就會倒霉的喔,嘻嘻。”



    草團頭一笑,那個雞蛋大小的黑洞便會向兩側延伸,配上那故作可愛的笑聲,便顯得陰森又詭異。



    幽九羅強忍著后退的沖動,硬著頭皮道:“我還是不信。”



    “你為什么不信!?”



    草團頭似乎有些生氣了。



    因為帝塚告訴我別信啊……



    幽九羅在心里默念一聲,口中說道:“其實這里每一級臺階都有危險對不對?”



    書客居閱讀網址: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1305彩票群 新11选5 模拟人生畅玩版哪个职业最赚钱 打包扣赚钱吗 金苹果彩票群 兼职什么工作好赚钱 安徽麻将怎么算点数 11选5 万达彩票安卓 tc软件可以用来赚钱吗 挂QQ赚钱是什么意思 雪缘园足球即时指数 甘肃快三 dnf传说灵魂怎样赚钱 医药公司不靠卖药赚钱 微乐贵州麻将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