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為了殺我,你們辛苦了


本站公告

    <>李飛心中感慨,現在海納派的架子是越鋪越大了。



    海納派的勢力越大,對于李飛修煉通幽術的幫助也就越大。



    現在李飛的通幽術,相當于煉氣境界,下一步就是化神。



    只要達到化神之境,那么李飛就可以元神出竅,能穿梭陰陽兩界。



    所以為了能夠盡早修煉出元神,他還需要繼續的將海納派發展壯大。



    忽地,李飛眉頭一皺,他緩緩閉上雙眼。



    在獅子崖一個角落里,一個本來如同活死人一般的男子,卻忽地睜開雙眼,站起身來。



    他耳中,聽到了悠揚的竹簫聲,這竹簫之聲,十分悅耳,但卻讓該男子臉色一變。



    “幻音?看來有人想打寶箱寨的主意。”



    這說話的男子,卻是李飛的一張畫卷。



    這男子是李飛用神筆畫出來的,將他擺放在獅子崖,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陶醉的竹簫之聲,將獅子崖的守衛全部迷住,然后大隊的官差便輕而易舉的穿過獅子崖。



    至于那些被迷住的海納派門徒,卻全被一刀削掉腦袋,鮮血灑在獅子崖險惡的過道上。



    “哈哈!你這竹妖有點本事啊!輕而易舉就破掉了獅子崖這個烏龜殼!”



    獅子崖易守難攻,被形容為烏龜殼,其實也有道理。



    官差到底是官差,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一路之上,都是行動整齊劃一。



    沒有人吹牛嘮嗑,全部是神情嚴肅。



    穿過獅子崖,經過一段險惡的路程,便來到了斷魂鐵索橋。



    “這個寶箱寨,為禍嶗山縣已經多年,現在惹到我,算他們不開眼!”



    陶醉冷冷道。



    癲道人問道“他們怎么惹到你了?貧道是不是被你小子當槍使了?”



    陶醉道



    “嶗山縣很多員外,都被寶箱寨勒索過,道長是高人,難道就忍心見他們繼續茶毒蒼生嗎?”



    癲道人疑惑道“我怎么不知道這些事?他們到底勒索過哪位員外?”



    “其他人暫且不說,嶗山縣首富鐘云山鐘大員外,就差點被他們勒索。



    鐘大員外的女兒鐘素秋,差點被他們綁架,若非是我路過看見,后果不堪設想。”



    癲道人道“小子!你很對我胃口,雖然你是妖,但不得不說,很正派!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才是大丈夫!”



    他們一邊走,一邊說,終于來到了斷魂鐵索橋。



    “竹妖,你看看,這鐵索橋也很險惡啊!



    這要是走到橋中央,被人拿萬箭對付,那可就真是進退兩難了!”



    “無妨!我給他們吹一曲**,把他們迷住就是!”



    陶醉又拿出竹簫,開始吹奏。



    鐵索橋對面的守衛,也全部被迷住了。



    “嘖嘖!這窩匪徒今天完蛋了!



    這鐵索橋很晃,看道爺的本事!”



    只見癲道人猛地一躥,空中漂亮數個空翻,雙腳猶如蜻蜓點水,點在鐵索上。



    然后雙腿快速從鐵索上借力,十幾秒的時間,便穿過了斷魂鐵索橋。



    陶醉也不甘落后,也過了鐵索橋。



    至于那些官兵,那就花費的時間太長,畢竟不是誰都有癲道人和陶醉這樣的本領。



    他們一行人,蕩蕩悠悠,排成長長的一列,有條不紊的穿過鐵索。



    卻忽地,陶醉猛地臉色一變“好濃郁的人氣!什么地方傳來的?”



    他回頭看去,只見從青石板堆砌的臺階后面,那些石洞內,涌出大量海納派門徒。



    每一個海納派門徒,身上都穿著海青色服侍,腰間挎一口刀,手上握著弓箭。



    刷的一聲,所有海納派門徒,整齊劃一蹲下,弓拉成滿月,對準陶醉等人。



    “什么?他們……他們沒有被迷住?”



    “我去!竹妖,你搞什么鬼?你的幻術沒有迷住這些匪徒,貧道要被你害死了!”



    一個穿著黑色長袍,戴著青銅面具的男子,慢慢的走出來。



    “是你!”



    “是我!你來找死,我特地趕來送你一程!射!”



    此刻站在這里的李飛,卻并不是李飛的真身,而是他畫出來的替身。



    他可不知道一會兒會發生什么意外,壓根不敢以真身顯化。



    隨著李飛話音落下,頓時一排箭矢射出。



    “刷”的一聲,第一排箭矢射出。



    癲道人猛地就是向前一躥,瞬間便奔出十幾米,速度極快。



    普通人用箭射他,只怕根本射不中。



    但對付這樣的高手,海納派也不是沒有準備。



    只見從李飛身后,走出來十個二流高手,和兩個一流高手。



    這十二個武者,也同樣拉弓射箭,只不過他們的弓,比起普通弓要大得多。



    這樣的巨弓,就是為了給一些強大高手準備的。



    “噗”的一聲,十幾只箭,便閃電般疾射出。



    癲道人只好停住腳步,手上掐出手決,口中大喝一聲



    “天地無極,乾坤正法!”



    磅礴的內勁涌出,在癲道人面前形成了一個太極圖。



    叮叮當當!火花四濺。



    十幾支箭矢撞擊在太極圖上,癲道人被撞飛出去,幸好陶醉及時抱住他,否則便要落入萬丈深淵。



    身穿黑色長袍,頭戴青銅面具的李飛,淡淡道



    “再射!我倒要看看!他們能堅持多久!”



    陶醉眼中焦急,因為鐵索橋上的兵卒,已經被射死很多。



    他忽地一甩手,施展精神攻擊。



    上空浮現無數竹箭,一抖之下,射向李飛和眾多海納派門徒。



    若是海納派門徒被這些竹箭射中,便會變成白癡。



    李飛道“精神攻擊嗎?換箭!”



    頓時海納派門徒將手中的箭矢換了,一排射出去。



    這一排箭矢,全部都畫下咒文,可以克制竹妖和癲道人,也能斬殺鐵索橋上的兵卒。



    頓時陶醉的精神攻擊被畫上咒文的箭撕破,咻咻咻,陶醉變成了刺猬。



    他本來實質的身體,瞬間變得虛浮。



    癲道人一見,也是驚駭至極“符箭?”



    對付妖族的幻術,最好的辦法就是使用咒文。



    比如說很多百姓家門口貼著的符,那就是咒文中的一種,擁有驅邪的功效。



    普通箭矢,未必能夠奈何得了陶醉,但是這些畫著咒文的箭,卻對陶醉傷害很大。



    本來陶醉就是重傷之體,現在甚至已經到了神魂俱散之時。



    陶醉知道自己已經是死路一條,索性豁出去了。



    他對著遠方,深情道“花姑子,也許你不知道,我一直都深深愛著你。



    為了你,就算讓我去死,我也愿意。



    永別了,花姑子!”



    然后,他燃燒自己的神魂,狀態若癲狂,速度爆增數倍。



    李飛壓根反應不過來,就已經被陶醉抱住,李飛感覺到,陶醉現在就像是一個即將爆炸的炸彈。



    陶醉暢快的大笑“哈哈!魔頭,任憑你詭計多端,我也要讓你死!”



    李飛掙扎不開。



    癲道人臉色焦急,傷感,大聲喊道“竹妖!不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聊齋世界大反派》,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手機站: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加入公会做主播赚钱吗 516棋牌游金蟾捕鱼 魔侠传小号赚钱 河北麻将外挂 甘肃11选5 答题赚钱的原理是什么 模拟人生4 网红 赚钱吗 江西宁都麻将的打法实战经验 英雄杀斗魂 广告挂机赚钱软件 打麻将如何记三家牌 北京快中彩 迪士尼彩乐园首页 完美国际2家园怎么赚钱 一元东北麻将怎么算钱 立博即时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