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對敵人仁慈,才是對自己殘忍


本站公告

    <>陶醉抱住李飛,狀若癲狂。



    而李飛手底下的人,牛二也好,張雄天也好,甚至是蛇妖水三娘也好,都是臉色大變。



    他們能夠從陶醉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波動,感受到其恐怖。



    他們毫不懷疑,陶醉要是自曝,絕對能夠將李飛斬殺。



    李飛傷到花姑子,這讓陶醉對李飛恨之入骨。



    陶醉冷笑,看見李飛的手下擔憂的神色,心里油然產生一種報復的快感。



    要是其他人,早就被陶醉以正義的姿態斬殺,以安慰美人心。



    可他遇到的是李飛,被陶醉抱住的這個身體,只是李飛用神筆畫出來的傀儡。



    這傀儡就算被炸死,對李飛也沒有絲毫影響,所以李飛很平靜。



    陶醉看見李飛平靜的神色,卻氣得牙根癢癢。



    “你還故作平靜?”



    能量即將爆炸的前幾秒,李飛不屑的吐出幾個字



    “傻缺!當備胎當得舍生忘死,你特么也是個人才!”



    陶醉喜歡花姑子,但花姑子卻從來不曾喜歡過他。



    陶醉每一次都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現,拯救花姑子于危難。



    但花姑子卻還是依舊投入其他人的懷抱。



    現在竟然還為了一個不愛他的人,用性命來幫花姑子報仇,李飛只想給這傻缺一耳光。



    轟隆一聲,李飛的傀儡替身,和陶醉一起爆炸,尸首無存。



    癲道人臉色凄苦,他喃喃道



    “竹妖……一路走好!我會幫你報仇的,哪怕是豁出我這條命!”



    牛二等人,看見李飛在爆炸中,尸骨無存,臉色瞬間慘白。



    “這……少爺他……怎么可能……”



    蛇妖水三娘,沉默了,她修為高深,自然知道剛剛陶醉自爆的恐怖。



    “木炭精……唉……”



    剩下的話,水三娘沒有說,但是大家都能從她嘆息的聲音中聽出,李飛是十死無生。



    癲道人臉上,露出了堅毅的神色。



    他游戲人間多年,臉上很少會出現這種堅毅的神色。



    “今日貧道,就算是豁出這條老命,也要將你們這窩土匪鏟除,我要為竹妖報仇!”



    忽地,癲道人猛地躥出,速度爆增數倍。



    這速度,比起之前還要快上很多。



    在陶醉死的刺激下,癲道人也開始拼命。



    水三娘臉色大變,牛二也是有些驚慌。



    癲道人精神力量,達到淬煉元神的境界,其武功,達到準頂尖高手層次。



    這樣的高手,要是拼命,是很可怕的。



    讓海納派的人都感覺恐懼。



    “這……這癲道人本領好強,簡直是陸地神仙,我們能夠戰勝嗎?”



    很多門徒被癲道人噴涌出來的精神威壓所震懾,紛紛顫栗。



    就在所有驚慌,癲道人即將大展神威之際。



    忽地射來一張畫卷,將癲道人切成兩半,熱血澆了幾個臉色慘白的海納派門徒一臉。



    海納派門徒愣愣,剛才他們仿佛嗅見了死亡的氣息,但最終沒有死去,他們眼神茫然。



    癲道人雖然被切成兩半,但是卻依然沒有立即死去。



    他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殺了她,他不甘心,至少他要死一個明白。



    就在這時,從青石板的臺階高處,傳來腳步聲。



    這腳步聲,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人的心臟上。



    砰!砰!砰!



    一個身穿黑袍,頭戴青銅面具的男子從臺階高處慢慢走來。



    癲道人的身體,不住地顫抖,好像是疑惑,好像是憤怒,好像是不甘心。



    為什么竹妖陶醉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卻依舊沒有將李飛斬殺,他不甘心。



    颼颼數聲,盤旋于空中的畫卷,就好像是亂刀剁肉沫一般。



    地上的癲道人,帶著滿腔的不甘,被李飛強行送走。



    ……



    安幼輿發現他的神筆失蹤了,他把這件事告訴安婆婆。



    安婆婆大驚,他以為是鐘云山搞的鬼。



    因為鐘云山、癲道人和安婆婆,都是以前玄真派的人。



    安幼輿的父母,就是因為這神筆才遭禍的。



    于是安婆婆和鐘云山又是一場大戰,鐘云山本領強、智謀高,安婆婆反而被鐘云山所殺。



    花姑子眼見安幼輿遭此大禍,雖然本人被李飛打成殘廢,卻還是拖著其父母,去幫安幼輿。



    但鐘云山的本領極高,就算是花姑子一家聯手,也不是鐘云山對手。



    于是,他們把主意打到了神筆身上來。



    只要得到神筆,安幼輿才有戰勝鐘云山的機會。



    他們踏入了尋找神筆之路,像他們這樣的好人,都有天助。



    經過一番周澤,花姑子和安幼輿兩個正派人物,獲得了神筆的下落。



    他們前往寶箱寨,想要將神筆奪回去,好借助神筆去消滅鐘云山。



    花姑子依偎在安幼輿胸口,道



    “安哥哥!這次前往寶箱寨取筆,只怕很危險!”



    安幼輿緊緊的抱住花姑子,似乎想用這種方式,將花姑子融入他身體。



    “別怕!有我在!”



    花姑子閉上眼睛,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呢喃道



    “嗯!安哥哥,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一輩子都不分開!”



    要是李飛在這里,看見他們這樣的你依我儂,只怕會對已經死去的陶醉再罵一句



    “傻缺!”



    花姑子、花姑子的父母、安幼輿這一行人,代表正義,前往寶箱寨奪取神筆。



    ……



    夜空深邃,漫天的星光meng幻迷離。



    李飛站在寶箱寨最高處,舉目望向遠方。



    水三娘偏著腦袋,疑惑的看向李飛,似乎在奇怪李飛看的是什么?



    她走到李飛身邊,也站著默不作聲,有時會偷偷瞥李飛一眼。



    水三娘以前吸過很多男人的陽氣,對于勾搭那一套,她也很了解。



    但此刻,她卻捏著衣角,有些扭捏,有些尷尬。



    李飛看了水三娘一眼,道



    “你的仇人來了!”



    水三娘一愣,道“仇人?”



    “花姑子!她們一家現在已經過了獅子崖,你前去將這些人宰掉,提人頭來見我!”



    水三娘其實并不是嗜殺者,但因為是李飛吩咐,她立刻答應。



    獅子崖的險惡過道上,花姑子一家,以及安幼輿,正你依我儂的并行。



    “再經過鐵索橋,就到寶箱寨了!”



    幾人對視一眼“是生是死,就看這一次順利不順利了!”



    “安哥哥!”花姑子忽然叫停安幼輿,在安幼輿疑惑的目光中,她雙眼出現晶瑩的淚花



    “我有些害怕!”



    安幼輿摸著花姑子腦袋,道“別怕!”



    隱藏在暗處的水三娘,看著這溫馨的一幕,感覺鼻子有些發酸。



    就在這時,忽然在水三娘身邊,走出了一個海納派門徒,這個海納派門徒是李飛用神筆畫出來的傀儡。



    他對水三娘道“你還愣著干什么?”



    水三娘不忍心道“我們是不是有點殘忍?”



    這個傀儡把李飛的話傳出來“殘忍什么?是他們來找我,不是我去找他們!



    要是他們知趣,就應該躲起來過他們的幸福日子,我也不會去找他們別扭!



    但現在,他們自己送上門找死,你說我殘忍?



    水三娘,你不要忘記,你千年的修為,差點被那獐子妖竊走。



    記住,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聊齋世界大反派》,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手機站:

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王者荣耀刷金币 中国足球竞彩比分直播 日化赚钱么 麻将棋牌游戏 天天捕鱼赢话费破解版无限金币 倩女手游红装赚钱 新疆11选5 美人捕鱼 微商代理 不赚钱吗 复制银行卡怎么赚钱 快速时时彩 现在干啥工作赚钱最多 小鱼赚钱提款 足球直播比分网 篮彩 赚钱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