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決戰 其三


本站公告

    看著面前紫衣軍士兵的傷勢迅速好轉,霍索恩暫且松了一口氣,將他拖到一旁躺下。

    當他起身環顧四周時,卻發現貝爾已經距離他有近百米之遙,霍索恩有些迷惑于他的舉動,謹慎地向著貝爾所處的位置移動著。

    一波攻擊再次鎖定了貝爾,箭矢與魔**番上陣,大有不把貝爾的精神力耗盡不罷休的意思。事實上這個方法也是得到凜冬社團成員們的承認的,對抗貝爾這樣的強者還是要以消耗戰為主。

    不過很快眾人就陷入了迷惑之中,都不知道貝爾心里打的是個什么算盤。

    在攻擊向著貝爾襲來時,他完全不會去選擇硬接,而是強行通過刀法中的回流式來借力提高自己的速度,就像是一條滑溜的泥鰍般在場地上游蕩著,而且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發動過一次有效的攻擊了,大多數都是騷擾性地擊傷一兩個士兵或者法師,弄得霍索恩等人焦頭爛額。

    在第五次攻擊全數落空后,霍索恩喘了一口氣,對著不遠處的里維問道:“你們知不知道風亞階的冥印都有些什么效果?”

    看著齊刷刷一片的搖頭,霍索恩擦了把汗,開始對手中的魔杖充入精神力,準備進行下一個魔法的釋放。

    但有些好奇的霍索恩還是選擇小心地用精神力去探索一下元素與魔力的狀況。

    就當他將精神力探出身體不到幾米后,及其濃厚的風元素就差點將霍索恩沖得神志不清。不知何時,在離地幾米高的地方,風元素已經濃郁到了嚇人的地步,正常情況下是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聚集現象的。

    霍索恩立即警惕了起來,雖然他對風亞階的冥印效果一無所知,但貝爾主動去積蓄這些元素肯定是有原因的。

    在一名受傷的法師不得已離場時,霍索恩悄悄向他借了一把魔杖,運用著自己一心兩用的本事,又在另一把魔杖上準備了魔法。

    當然此時正在四處亂竄的貝爾并沒有察覺到霍索恩的舉動。此時的他已經站在了一個塔狀建筑的尖頂,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著自己戰衣與刀上的魔質。

    霍索恩仰望了一眼貝爾,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的謹慎。籌劃了許久,他終于決定了兩支魔杖分別使用的法術,既然沒有辦法降低風元素的濃度,那就只能做好萬全的準備。

    貝爾終于將目光投向了霍索恩,經過了恢復的他各方面已經徹底打倒了巔峰水準,就連刀法的熟練度也在久違的實戰中找了回來。看著離他有幾十米距離的霍索恩,貝爾深吸了一口氣,青色的戰衣在風中舞動著,刀刃上閃爍著鋒銳的光芒。

    貝爾縱身一躍,霍索恩立刻做好了防御的準備。但沒有想到貝爾直接越過了霍索恩的上空,借著風力來到了軍營的正中央。

    沒有任何前兆的,整個場地的“勢”都流動了起來。

    霍索恩自然弄不清什么叫做勢,但他幾乎是油然而生地想起了這個詞。

    無需任何魔力的幫助,風元素本身就能夠帶來狂風,就像火元素聚集時會產生高溫,水元素會讓空氣濕潤一樣。但在四種基本元素風水地火處于大致的平衡時,這些現象都被抵消了,很難單獨顯露出來。

    而現在,風元素的威勢真正展露在了眾人面前。單憑貝爾一個人制造出的風元素,就已經讓方圓數百米的軍營陷入了狂風的吹卷中。風卷起地上的砂石落葉,遮天蔽日。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懸浮在風場的正中,真正憑借著風的力量暫時漂游在天地中。

    看著周圍連箭都射不出十米遠的惡劣環境,霍索恩咬了咬牙,宣布讓大批的護教軍與民兵暫時退離戰場,去維持整座城市的秩序。當然,現在的他并沒能想到這個舉措是多么地正確。

    周圍一下子空曠了許多,只留下了魔務司與對魔司的成員,還有一部分簡單包圍現場的護教軍與民兵。

    直面著風暴的吹拂,霍索恩感覺就算風中沒有混入砂石,也能在一段時間里把自己變成一塊風干肉。然而就算自己能忍住等下去,那個飄在天上的肯定也忍不下去了,天上的風估計比自己這里大多了。

    果不其然,霍索恩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發現貝爾的頭發在風中被吹得十分均勻,十分地毀形象。

    終于等到了貝爾的下一步動作。風暴在眾目睽睽之下開始迅速坍縮,最終化為一團光華沒入了貝爾的四肢百骸中。

    很快,霍索恩就會選擇珍惜自己之前與貝爾交戰時的節奏了,因為他終于徹徹底底地感受到了什么是速度。

    在光華徹底被貝爾吸收的那一剎那,他就已經跨越了數十米的距離來到了霍索恩的身前。連舉起魔杖的機會都沒有留下,刀刃就來到了霍索恩身前。

    霍索恩雖然反應不過來,但蒂法妮終究還是在最后關頭揮下了魔杖,暗系魔法-黑獄雷所席卷而來的黑色雷光速度還是相當的靠譜,在刀刃接觸到霍索恩之前就與刀刃相撞。

    然而令兩人驚愕的是,雖然貝爾被暫且逼退,但他手中的魔質刀刃竟沒有任何損失,可怕的硬度與鋒銳度依舊。

    “可能不是冥印的效果,是他的刀法所造成的。”蒂法妮瞇了瞇眼睛,有些慎重地盯著貝爾手中的刀刃。

    然而貝爾不會呆在原地等著兩人視奸。他后跳一步,身形又一次消失在了空氣中。不同于蒂法妮的陰影掩體,貝爾是真正意義上憑借著速度來離開他們視野的,在霍索恩轉頭的剎那,貝爾就能移動到他視野的盲區中,并在此時發動進攻。

    “這怎么打?”霍索恩忍住了要跳腳的沖動,腦子中快速思考著能夠針對貝爾的對策。

    一個原本自己認為沒什么用的魔法浮上心頭,霍索恩轉身在蒂法妮的掩護下找了一個掩體呆住,看著兩根魔杖上浮動著的光芒,霍索恩一咬牙,騰出了一只手,一心三用!

    近百道寒氣迅速向四周流去,一道由寒氣構筑而成的大網環繞在了霍索恩周圍數十米處。5858xs.com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足球赔率 3d过滤缩水工具彩吧助手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挂牌小说 湘阴推倒胡哈哈麻将下载 游戏打麻将 西甲新浪手机网 广东麻将买马 今天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辽宁25选4中奖号码查询 未来云南麻将下载安装 送彩金可提现游戏 打红中麻将技巧在哪 大发快三开奖号 大发pk10的中奖规律 基金配资比例 捕鱼达人单机版